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新闻中心 >  行业新闻
caseXqBoxCenterLmenu

生意艰难的2022年,这些化妆品企业为何还要拿地建厂?

2022.05.31
阅读:169次

2022年,反复的疫情下,国内化妆品工厂的脆弱性一览无余。据《化妆品报》不完全统计,在过去九个月里,全国约减少了超400家持证生产企业,消费疲软、原料涨价、物流受阻……行业内唱衰声音此起彼伏。

然而,如此消极的语境下,仍有一批化妆品公司斥资数亿元、数十亿元拿地建厂,引入价值不菲的设备,让一座座崭新的化妆品生产基地拔地而起,为企业自身,也为处于低谷的化妆品行业注入更多信心。

图片

那么,面对上浮的成本压力、波动的订单,这些企业顶着现金流和资产折旧压力,热火朝天建厂的驱动力是什么?《化妆品报》在梳理雪玲妃、隆力奇、福瑞达等正新建/在建化妆品工厂案例,采访了多位化妆品企业负责人,总结了以下三点原因。


01


新工厂多建于内陆地区

产业转移悄然发生

今年投入建设的化妆品工厂项目,多数并非位于化妆品生产企业聚集的珠三角、长三角地区,而是在全国范围内呈散点式分布。

例如,雪玲妃本草护肤产业园项目位于江西;隆力奇的亚欧美谷*生物科技园项目位于新疆;福瑞达智美科创园二期位于山东;华熙生物科技产业园落户安徽巢湖经济开发区花山工业园区。

图片

“这背后主要涉及成本问题。”湖北研妆实业有限公司OEM事业总经理汪峰认为,在上海建厂门槛高,如果企业一年没有上亿元的销售额很难支撑,而广东虽化妆品企业众多,但也有一定的门槛。

记者发现,近年来,在全国各地建设“化妆品谷”热潮下,如湖南、山东等地正积极地向化妆品企业抛出橄榄枝,吸引其在生产成本较低、用地储备充裕、政策扶持多的内陆地区拿地建厂。

以湖南欧标为例,据《湖南日报》报道,从广州转战湖南后,与广州花都相比,湖南欧标在宁乡“美妆谷”工业用地便宜83%,厂房租金便宜50%,工业用水便宜13.5%,工业用电节省三成,蒸汽费用节省63.3%,员工平均工资节省12.5%。据了解,今年3月,宁乡“美妆谷”同微肽生物、雅婷、铭颜生物等数十家美妆企业签约。

除人工成本、土地政策、招商引资政策优惠等因素外,在广东博然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市场营销总监张小恩看来,部分选择内陆地区的企业侧重通过发展产业链,带动周边的供应链体系,如瓶盖、纸箱等。“它们不属于订单型企业,不在意客户资源和快速反应能力,更在意成本和土地政策的优势。”他认为。

正考虑自建或收购工厂的润贝舒品牌负责人陈磊表示,这轮疫情也让他意识到,虽广州、上海是化妆品供应链集散地,但企业必须考虑在全国多地设立工厂、仓库乃至团队,以提升抗风险能力。

02


新工厂多有品牌加持

头部企业的供应链争夺白热化

薇诺娜、隆力奇、林清轩、雪玲妃……从建厂主体上看,新建和在建化妆品工厂几乎都有头部品牌加持。不同于中小企业,凭借规模优势和充裕的现金流,头部企业能够跳出疫情影响,将公司战略置于更长的时间周期、更大的空间中,进而有底气做出建厂的决策。

张小恩认为,第二季度,化妆品企业都很困难,但是头部品牌的抗风险能力要强于中部以及新锐品牌,所以走得更稳健,抗风险能力更强。“今年进行建厂规划的,基本上都是企业持续增量,并有前期规划设计的企业。” 他表示。

图片

而至于为什么品牌型企业纷纷建立工厂,陈磊认为,其一,品牌型企业建厂是为降低成本;其二,品牌若无法控制供应链,就无法把控产品品质。对此,汪峰也认为,化妆品法规变革后,要求备案、注册企业提供产品配方信息等细节,而代工模式的不确定因素较多,当代工厂不愿意公开配方细节,品牌方自身又不想做经销商时,只有把核心能力掌握在自己手里,才能不被工厂“卡脖子”。

图片

值得注意的是,除品牌型企业自主建厂外,如今,行业也出现了头部品牌企业和头部代工企业抱团合作的案例。

例如,科丝美诗就正与*日记合资建厂,分别持股51%、49%。对此模式,科丝美诗(*)总经理助理申英杰曾对媒体称,在这一合作模式下,对代工方而言,锁定了头部企业的大订单;对品牌方而言,产能更加稳定,也能压低生产成本。

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,虽然化妆品行业短期承压,但多数企业仍对于化妆品市场大盘持续增长持乐观态度,这是企业选择建厂、深化供应链的*根本原因。

对此,张小恩也认为,头部企业会关注3-5年的长远目标,做长期规划,谁能冲向百亿企业,抢占排位,谁就能获得更多的资源,加之,化妆品市场还处于增量,*也正扶持建设百亿企业。


03


智能化成布局热点

化妆品工厂门槛提高

当描述新建生产基地特征时,除了占地面积、产能外,许多企业还会提到一个词——智能化,而这正是许多老牌企业决定新建工厂的重要因素。

例如,2030年前隆力奇计划在*范围内建造5-10个智能工厂,目前,其已完成4个工厂,而其在新疆霍尔果斯的新建工厂将成为第五个。

图片

据悉,贝泰妮新建生产线同样具备高度自动化水平,具备在无人干预的情况下,按规定的程序或指令自动进行操作或控制的能力,进而减少生产过程中的差错,有提高劳动生产率、产品质量和生产稳定性。

除此之外,环亚也已建成自动化集成*控制系统,上线的SAP系统和MES管控平台,实现了生产计划、仿真排产、防差错配料、智能仓储、数据采集、全流程质量追溯、电子看板、运营监控中心等信息化管理。

博然堂邀请富士康的自动化团队设计工厂的智能化方案,为工厂定制一系列智能化的软硬件设备。芭薇将5G覆盖新园区,并计划利用AGV(智能搬运机器人)运输,取代部分人工搬运,用*调度系统取代人工指令,APS智能排产,生产工艺中运用全自动灌装,包装,协作机器人参与工序运作。

在张小恩看来,智能化工厂更能做到规范化、合规化管理,这是未来工厂的基础和门槛。此外,智能化、信息化可以增加产能和能效,做优势的供应链,有价值的供应链。

图片

贝豪*面膜文化创意园效果图

对此,汪峰则持有不同观点,在他看来,虽然智能化是趋势,但具体到化妆品行业,产品更新迭代快,企业仍需根据消费者趋势不断调整,全盘产品自动化不现实,即使是长期单品线,也会因包装风格变化的限制,无法实现自动化,而多是半自动、半人工模式。“无论是工厂管理还是品牌的建设,不一定都要遵循大而全的管理模式,具备企业特色、品牌特色才是未来发展趋势。”他认为。

据化妆品报统计,化妆品生产企业毛利约25%,但去年以来,受上游原料及包材价格变动、限电、疫情等外部因素影响,国内部分化妆品企业毛利水平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。本质上,几乎所有的长期价值都是建立在供应链的差异化和效率上,未来,无论通过何种方式,国内生产企业的确需要走向精细化运营。

整体上看,在化妆品行业低谷期,正新建工厂的化妆品企业都正用自身的确定去对抗外部的不确定,用确定的供应链建设对冲不确定性的流量回报。无论疫情何时平息,或许,对它们以及所有化妆品企业而言,唯有行动,才是*大的确定性。


返回顶部

返回顶部